首页 > 职工社区 > 职工文化 > 影评 >正文 信箱登陆  |  主席信箱
南方周末:“孔子想要的是和谐社会”
袁蕾 陈军吉

 

    1月22日,电影《孔子》将在全国公映,据投资方大地影视公司提供的数字,《孔子》将投入2500个拷贝——超过了由《建国大业》创下的1450个拷贝的纪录。

确定周润发来演孔子是一个险招:因为周润发的加盟,投资要超出一倍 图/大地传播

 

孔子见南子的结局是两人互拜 图/大地传播

 

    “这是一个伟大的孔子,这也是一个失败过的伟大的孔子。”《孔子》的导演胡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胡玫同时还是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政协委员,她的主要成绩在于电视剧,包括《雍正王朝》、《汉武大帝》和《乔家大院》等。

    “孔子”是她熟悉的男性伟人题材。

    孔子活到73岁,弟子三千,到2010年,全球将建成500所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电影《孔子》截取的是孔子51岁出任中都宰直至73岁病逝这段经历,挑选了隳三都、周游列国、子见南子、陈蔡被围、孔子回国等经历进行改编。

    1940年,导演费穆曾拍摄过《孔夫子》,选取的是孔子在鲁定公至鲁哀公16年间的主要活动,费穆的想法是:将孔子从圣人变成人。

    1月22日,电影《孔子》将在全国公映,据投资方大地传播提供的数字,《孔子》将投入2500个拷贝——超过了由《建国大业》创下的1450个拷贝的纪录,成为中国电影史上发行之最。

    2009年全国电影屏幕是4700多块,大地传播总经理刘荣对媒体说:“2500个拷贝量意味着《孔子》将覆盖全国的大小银幕,只要有影院的地方就能看到这部电影。”

 

    南方周末: 你说符合历史史实的孔子,一个礼乐教化的孔子是一个很闷的人,那你对他的兴趣在哪里?为什么一定要拍他?

    胡玫: 孔子太伟大了,我们在编故事的过程当中,也不断在看《论语》。我们才知道作为中国人,我们的每一天都跟他息息相关。我和你见面,我们谁也不认识谁,但你有一个心态: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要见到朋友,你不可以板着一张脸,中国人见面,这是最起码的礼仪。

    今天中国人已经遍布世界,在世界各地,只要你是华人,甚至于只要你是亚洲人,我们都有一种待人接物的礼仪方式,我们有我们独立的思考方式,和西方人不同。我们讲礼,讲礼仪,中国人有中国的礼貌,华人有华人的礼仪,东南亚有东南亚的礼仪,包括日韩都有东方人的特点,来自哪里?来自孔子,这是我们的文明之根。

    孔子给弟子的教诲,弟子写出《论语》来让人看了太对了,实际上我们教育孩子都是这样的。

 

    南方周末: 但儒学还有一个核心是中庸。

    胡玫: 中庸也是他的一部分,但是绝不是全部,他的核心可能讲的是中庸,讲的是和。当然,我们不是说孔子的所有东西都是正确的,但在 2500年前的中华文明的历史上,由他创建的这种学说,五经体系,构建了中华文明,他是精髓。我热爱孔子,他是中国人的骄傲,而且他先于亚里士多德那么多年。一个伟大的思想家,那种仁爱的理想、向善的理想,到今天我们仍然为之努力,还在建设他的这种所谓的大同,这不就是今天的和谐社会吗?他在那个时代就提出了那么重要的“和而不同”的理想,现在我们中国走到世界仍然在讲。

 

    南方周末: 你说这是一个伟大的孔子,也是一个失败过的伟大的孔子。

    胡玫: 是的,他在政治上是失败的。他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鲁君一上来就说,你做中都宰,“听说干得不错。你能不能把你的思想传播?” 很快在一年当中把他提拔为大司寇、代国相,几乎接近把他的政治理想付诸鲁国了,所以他是一个实干家,并不是一个空洞的教育者,所以他才能带领三千弟子,我们那么大的场面,人都不够三千的。

 

    南方周末: 你觉得他失败的原因是什么?

    胡玫: 电影中,孔子也问颜回,我失败在哪里。颜回说,你错就错在,把你的理想全部放在了鲁君的身上。孔子在政治上是幼稚的,其实是被人利用的。而且在那个时候他不可能不失败,和整个统治阶级的根本利益是冲突的,他是想要所谓的和谐社会,礼乐人和的梦想,教化大家都非常礼让,每个人不仅爱自己的父母,也爱别人的,那个和谐到今天也没实现。

 

    南方周末: 影片里,孔子要达到和谐,达到仁爱,用的手段却是残暴的。

    胡玫: 春秋本身就是一个战乱的时代,真实地讲,他的残暴恐怕还不只这些。我们不能拿我们今天对于痛苦的概念去要求古人。比如古代的刑罚五马分尸,我们拍了,后来还是剪了,为什么?现代人接受不了,太残酷了,可那时很普遍,你要怎么着了,啪,一条腿都剁了。那时不认为是残暴,因为人的价值在两千多年前绝没有提高到今天这种程度。

    当时女人走到街上,连脸都不可以露。你注意到了吗?电影中,街道上没有一个女人露脸,所有女人戴着面纱,卫国的女人是在宫里才露的脸。你想,那时女人的地位低下到什么程度?

 

    南方周末: 但女人的地位低下,也跟儒教的思想是有关的。

    胡玫: 有一部分关系,但我觉得不是主要的,虽然孔子也有一句“唯女人和小人难养也”,但是他并没有倡导。他可以说女人要规矩,要行女红、孝道,这属于他的学说里糟粕的那部分。如果要想批判,可以拍另外一个片子,站到另外一个角度。

    我认为他了不起,是一个伟人,一个思想家,所以我想,不应该更多去表现他糟粕那一面,那不在我们这个片子的考虑范围之内。又进入到史学界讨论的话题了。

 

    南方周末: 你想拍一个伟大的思想家,但是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军事家和一个战争家。

    胡玫: 思想家你说应该怎么拍?我不知道该怎么拍。拍一个人的思想?思想!怎么拍思想?就每天坐在那思想?思想是不能拍的。对不起,我认为故事和思想是矛盾的。教育也是不能拍的,只能拍成教科书——思想家和教育家非常难拍,简直是和电影的创作本质相违背的。所以大家设身处地去想一想,为什么一百年没有拍孔子?如果好拍,别人早拍了。

 

《孔子》前传

 

    作者: 口述:胡玫 采访:南方周末记者 袁蕾 陈军吉

 

    “所有历史学家全给我投票,对不起,我这导演的饭碗就砸了。”

 

    乱得就像春秋乱世

 

    2005年,我正拍电视剧《汉武大帝》,其中很重要的一段,就是董仲舒提出摒弃黄老学说,“独尊儒术”。把儒学作为国学,是汉武帝卧薪尝胆多年,在推崇黄老、反对儒术的窦太后死后才做的事。为什么黄老之术和儒家学说产生了这么大的矛盾?我开始对这个事感兴趣。那时候看书,跟学者、专家聊天,我就感觉,孔子怎么从来没有人拍过呀?

    2007年,于丹在“百家讲坛”掀起了孔子热。2007年曲阜祭孔大典的仪式也是我做总导演。而且我也注意到,我们国家领导人出访世界各地,都要去参观当地的孔子学院,推广儒家文化和中国的古代文明。2007年,这个念头就比较实了,我开始创作一部有关孔子的电视剧,基础是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的何燕江一个60集的电视剧剧本。

    但报上去怎么都批不下来,审查老通不过:各种史学家觉得这儿有问题,那儿有问题。

 

    千万不能进到史学家辩论的窠臼,里面复杂极了,不同学派的史学家对孔子的看法不同,乱得就真像春秋乱世似的。光说到少正卯,就多少人意见不同?孔子杀少正卯的问题千年不解,打到现在,文化大革命死了多少人呐。我们这部片子最后连提都没提少正卯,原来的剧本都有。

    尽管也有一些史学家很宽容,但我们最后发现,能看到、能凭借的电视剧,只有前几年山东电视台拍的一部,16集,剧中的孔子是现在电影里演李楚的王绘春演的。

    时所有人都告诉我那部电视剧是对的,你应该照它拍。我把它的分镜头剧本都找来了,那种特烂的黄纸。确实,史实记载当时谁说了什么,它全是对的,但难看之极,我到现在都没看完。情节它全都有,细节、人物都对,但人物一见面就三叩九拜——因为孔子讲礼嘛。

 

    我把它搁在我的放映厅里,晚上睡不着就去看,超过5分钟我一定睡着。鲁昭公送一尾鲤鱼给他儿子,他儿子就叫孔鲤,这一小段就拍成了一集戏。所以我想,我要是走到“精确之极”这个地步,所有历史学家全给我投票,对不起,我这导演的饭碗就砸了。

    也有收获,它有形嘛,房子、礼仪、车马、牛羊什么的,让我看到了真实再现的那时的基本概念,可没法拿它来结构影视作品。作品拍出来要给人看,不能让人坐那儿没兴趣,一会儿哗啦哗啦全走了。

    后,我就大胆地产生了一个想法:做电影。反正我是电影人,你们谁有办法两个小时内给我都讲清楚?你们谁也讲不清楚,那你不能说我。我大刀阔斧地删减、编纂、修改,相反倒获得了自由。真的让这些历史专家们全满意,不可能。

 

    孔子太热了

 

    这个想法很快得到了广电部支持。电影局组织了6次专家论证,到拍摄前一个月还在开剧本研讨会,之前还有4次电视剧讨论。专家中有国内一流的历史学家给剧本提意见,我们再修改,修改好他们再看。还有一部分电影界的专家,像电影学院的郑洞天,中国艺术研究院的贾磊磊,也提出了一些看法:要做成影视作品,就不可以太求全责备,太拘泥于历史事实。

    这样下来,就有了前十几稿。我们把香港的陈汉(《赤壁》的编剧)叫来,简化和浓缩电影结构。浓缩后比原来好看了,但剧本还是从孔子出生说起,感觉还是有问题。

    一开始的剧本是孔子整个一生的经历:出生,亡父,丧母,发奋读书,求学……太流水账了。

 

    到2009年9月,原定的开拍时间临近了,我向制片方推荐《汉武大帝》编剧江奇涛,并到南京找他,拿第16稿的剧本要他谈读后感。一见面江奇涛就说:“不行,这个剧本绝对不行。”

    我说,我们要再不做孔子,日本和韩国就要拍了,因为孔子太热了。

 

    江奇涛答应了,这就有了后来的第17稿,截取了孔子从51岁到73岁的经历。这段经历鲜为人知,却是孔子一生中很重要的、起伏跌宕的一段。为什么一直鲜为人知?因为这段历史太难写清楚了。三桓、隳三都是怎么回事?我们很久都苦恼于这个。修高城怎么了?干嘛非得给拆了?你得说清楚。而且为什么一个隳三都,就隳出了天下大乱?

 

    子见老子——中国历史上两大哲学家、思想家的碰撞,这个段落是那么重要。儒道互补,中华文化是这样走过来的,这两个人见面,要在两三分钟之内讲话,讲什么啊?不得了的事情。

    子见南子也难,怎么表现,谁也不知道。孔子去见南子,出来子路就说,你怎么那么长时间在里面待着?孔子说,我告诉你,我对她没有任何企图,否则“天厌之!天厌之!”捶胸顿足。干嘛那么激动啊?里面我觉得就产生了很多故事。

    究竟谁来演孔子?当时 《梅兰芳》正火,孙红雷、陈道明都进入了视野。第一次拿着剧本问谁最合适时,我说:“周润发。”周润发很快回绝了。确实,故事如果从三岁就开始,他的戏份起码少一半,流水账也不精彩。我总觉得我们应该做出一个能打动他的剧本,他变成了一个标的。

    到了第29稿,制片人第二次找到周润发,把剧本给他看,最后,发哥同意演了。

 

 

胡玫:改编《孔子》值得,南子承载了我个人情感

 

扬子晚报  童 立

   

    2005年,媒体传出韩国宣称孔子祖上是韩国人,韩国、日本拟投拍电影《孔子》的消息。对此,早就在准备孔子电视剧本的导演胡玫觉得孔子传记片只能由中国人来拍,于是加快了写剧本速度,后来由电视剧升为电影。5年之后,由大牌演员周润发主演的《孔子》于1月22日公映,并铺开了全球的发行。

 

  直面异议:

  得有改编历史的勇气

 

    记者:历史学家鲍鹏山批评《孔子》在一些细节上与历史不符。历史影视剧一般都会有这类意见,你怎么看待?

    胡玫:把孔子搬上电影,非常难做,但值得一做。他们有这样的批评可以理解,他们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我们把全部史实打碎了,成为一个艺术作品,超出他们的想象。但我们也是经过两三年的准备,背后也有一大堆历史专家的认可。我干了20多年影视,从来没有害怕过批评。要让人看的东西,就是要让人批评的,错了就错了,下次改。把2500年前的一个圣人,还原为一个活生生的普通人,首先我们要战胜我们自己。把一个2500年前的人推上银幕,我们就得有这样重新编故事的勇气,不编故事没法做这个事情,比如如何去说“颜回之死”。但我们基本上尊重历史事实。电影不可能在两个小时之内去讲述一段完整的历史。

 

    记者:战争场面也有人提出异议,觉得当时的战争不可能出现如此多的士兵。

    胡玫:那是他错了,他可以让屏幕定格来数,那些战争场面顶多就几千人,古代人的战争规模一定超过我们片中的规模。

 

    记者:你当初有没想过从头到尾来反映孔子的一生?现在的电影似乎只是一个个片段。

    胡玫:最初打算拍60集电视剧,讲述孔子从出生到死,但电影只截取了他51岁到死,前一半讲他的政治生涯,后一半讲他周游列国,但两个小时肯定讲不了这么多,所以后半段着重他个人情感和精神境界。听说有3部《孔子》电视剧在拍,所以我不会拍电视剧了。

 

  战争场面:

  可看性在于身处乱世

 

    记者:在改编历史的过程中,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胡玫:拍《孔子》最初的也是最大的挑战,就是我们要在观众面前展示一个2500年前的思想家、教育家。但这两个身份都是最不适合电影表现的。思想家坐在那儿,谈。他要讲哲学或者写哲学。然而,谈和写,都是电影的大忌。你说一个人坐在那里老是在写,这戏能看吗?教育家靠说,从头说到尾,这电影能看吗?我展现什么家都可以,但思想家和教育家是没法展现的。我们在史实中开掘出孔子也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这段历史鲜为人知,因为它复杂,讲不清楚。比如三桓。在整个剧本创作中,我们为了讲清楚三桓,费了很大的劲。所以说,最大的困难就是怎么拍这2500年前介于奴隶制和封建制的人群制度,让观众可以接受。

 

    记者:影片中有不少战争戏,是为了争取观众能看得下去的原因吗?

    胡玫:不完全是这个原因。《孔子》不表现战争是不对的。战争不是杜撰的,因为那个时候就是战乱时期,所有的农民全是战士,一召唤,穿上铠甲就打仗去了。而《孔子》的可看性,一部分原因也在于他处在这么一个跌宕起伏的时代,你就可以从故纸堆里挖掘出这些有戏剧性的东西。

  南子之死:

  南子承载了我个人情感

 

    记者:南子被刺而死,这也是史学家认为不符史实的地方。你怎么考虑南子这个角色的?

    胡玫:如果有人认为我们不知道南子不是这么死的,那就太低估我们的智慧了。南子中箭而死,是一种艺术的想象,这说起来,要关联到前面的戏份,包括她的出场、她的言谈。南子是作为一抹色彩出现在《孔子》里的,承载的是我作为女性导演倾注的一种个人情感。中国的女人在将近2500年的时间里真的是太惨了,承受的重压,对于南子这样一个女性是可以想象的。在中国古代,就算再坏的女人,又能坏到哪里去呢?都是被整得没办法了。所谓的名声很坏,无非是追求爱情的欲望。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所有男人都倾慕她,当然就会有染,名声就会不好,但拿现在的女性观点去评判她,她不应该承担一个恶名。

 

  海外市场:

  无法考虑海外观众期待

 

    记者:在试片时,有位意大利观众觉得这个孔子像一个平常人,在他印象中的孔子是个很神奇的人。同时他觉得没有表现孔子作为哲学家的一面。

    胡玫:外国人怎么想的,我真的想不明白。我也无法考虑海外观众的期待,因为我不是一个外国人。但我想,人都是相似的,比如人的喜怒哀乐这些本能都是一样的,其实,孔子在电影里从头到尾说的全是哲学的话。但我没有把孔子神圣化,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记者:目前《孔子》在海外市场卖得如何?

    胡玫:海外市场我不是特别清楚,但应该很不错。目前韩国已签了合同,现在要看欧美。海外对中国文化知道得不多,但都知道孔子,这是一个很好的题材,对弘扬中国文化是一个重大挑战。

    王振国 沈远安

   南京专家热评《孔子》

 

    相比于孔子专家鲍鹏山的挑剔,南京的学者们在看过《孔子》后,多是一片赞扬声。昨天,电影《孔子》在南京和平影城举行了看片以及座谈会,邀请的观众主要是南京的一些影视评论家,他们认为这部电影拍出了孔子不为人知的一面,能让世人更了解这位圣人。

    南大文学院院长,江苏省评论家协会会长董健说:“在目前这种情况之下,我们能够把孔子在中国银幕上推出这本身就是件大好事。因为我们的传统文化遇到了危机,人们忘记这些事情,而我们现实的教育危机又在呼唤着我们寻找一些我们的精神。当然,现在全世界办了好多孔子学院也开始出问题了,我们应该更准确地把握孔子的东西,不要去盲目的国学热、盲目的孔子热,那是另外一个极端,这个也是要防止的。”董老同时指出该片对孔子是个大教育家方面展示的还不够。

 

    南京林业大学影视学导师教授于肇华对影片中“子见南子”这一段提出了表扬,“我觉得和南子见面一段很感人,南子这个人在历史上贬多,可是编剧处理得很好,就说了一句话——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我觉得导演和编剧处理的高明就在这,以前好多戏里和书上都过多的写了南子的风流,其实这也是不正确的。在那样一个时代,男子怎么荒唐都可以,为什么女子不可以这样呢?”

    南京晓庄师范吴祥教授认为《孔子》不仅填补了一段历史的空白,更将在很大程度上引导和提升中国大片的品位,引导中国大片的价值走向。“《孔子》这部电影是一个悲剧形态的呈现。悲剧才是衡量一个国家艺术形态是否深沉、是否博大、是否大气、是否成熟的一个重要形态。这个电影就成功在这里。” 

 

来源:《南方周末》《扬子晚报》
(责任编辑:)

 

     其它   首页 > 职工社区 > 职工文化 > 影评  
 
   新华社—张艺谋5年打磨"十三钗":向最美丽的人性致敬
   《失恋33天》票房高 经典台词曝光
 
 
 
 

 

   
首页 | 关于我们 | 问题答复 | 导航地图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山西省总工会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东缉虎营1号 电话:0351-3085790
晋ICP备07000843号 copyright © 2005 www.sxgh.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ini

浏览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