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运史话 > 山西工运史话 >正文 信箱登陆  |  主席信箱
梁露:其如闪电耀介休
梁露:其如闪电耀介休


【铭刻】

梁露(1905年—1935年),介休人,字庆云,小名柏树则,我党早期党员、工运先驱、介休党组织创始人。

1923年,他奋起反抗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残酷压迫,在汉冶萍兵工厂参加工人大罢工,曾任工人纠察队长,其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7年春,中共临时山西省委(中共太原地执委)以山西省总工会的名义派遣他到介休开辟党的工作;

1927年9月,中共介休县委成立,他任第一任县委书记,领导群众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和妇女运动;

1928年3月,他遭国民党通缉,后在井岳秀部队以士兵身份开展党的地下工作;

1935年,他遭叛徒出卖被捕遇害,年仅30岁。

10月28日,介休市洪山村,中共介休县委第一支部党史陈列馆,沐浴着晚秋的暖阳,一曲《映山红》在耳边萦绕。聆听着讲解员的讲述,见证着一件件珍贵的历史文物、一幅幅记录峥嵘岁月的图片,记者在脑海中拼接着梁露同志英勇革命的一生。

土炕、油灯、土瓷碗……一组四人雕塑还原了1927年介休成立第一个党支部时的场景。

介休县委第一党支部在洪山镇洪山村成立是介休大地历史上的伟大事件,也是介休革命史上的伟大事件。介休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闫伟红介绍,2017年,她在洪山镇组织部门工作,中共介休县委第一支部党史陈列馆筹建时她就参与其中,后来还曾担任讲解员。“陈列馆所有图片和文字资料均由介休市史志办提供。”闫伟红说,“每一次讲解对我而言都是再一次的回归,回到共产党人出发的地方。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是老一辈流血牺牲换来的,我们应该把他们的事迹记录并传承下来。”

梁露年仅30岁就英勇牺牲,连一张照片都未留存于世。大革命时期,共产党员处于秘密活动中,陈列馆这些史料又从何而来?

带着疑问,记者走访介休市史志办曾经搜集梁露同志史料的相关人员,阅读《中国共产党介休县历史大事记述(1926.9—1949.9)》《旗帜》《绵山忠魂》等相关图书;了解梁露同志所处的时代背景,力图在弥足珍贵的史料中,还原一名如一道闪电划过定阳大地的坚定共产党人梁露。

风云激荡映衬革命心 罢工游行扛起工运旗

张成英,介休市史志办原助理研究员,1987年参与组编《中国共产党介休市组织史资料》工作,在挖掘介休党组织的建立、发展与沿革时追溯到梁露同志。

《旗帜》(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一书收录了张成英所著的文章《古定阳播火人———记中共介休党组织创始人梁露》。张成英讲,此文中涉及的梁露同志的早期革命经历是采访原太岳区组织干部宋立、马达等同志而来。

1905年,梁露出生在山西介休城内的一个贫苦家庭,12岁时便辍学随父亲远走他乡,到武汉汉冶萍兵工厂当学徒,学做兵器火炮。梁露年纪虽小,但机灵、勤劳,很快便成为技术娴熟的工人。

1923年,18岁的梁露已经在武汉工作了6年。6年里,他目睹了反动军阀统治下劳动人民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惨状,耳闻了北洋政府签订丧权辱国的 《中日共同防敌军事协定》后日军在中国的滥施淫威。尤其是1919年的“五四”运动给他心灵上造成极大震憾。他在思索救国救民的途径,盼望着去参加改变不合理社会的斗争。

1923年2月,震惊中外的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开始了。规模空前的斗争,让梁露看到了革命的曙光。他勇敢地参加斗争,联络汉冶萍兵工厂的工人响应罢工、组织集会游行。此次斗争对梁露是一次共产主义的思想启蒙教育。

工厂复工后,梁露进行认真反思和总结,认为自己缺乏革命理论、认识不高。此后,他开始阅读进步书刊,懂得了不少革命道理,提高了自己的理论水平。由于他有胆有识,敢于斗争,工人们都信任他、拥护他。随后工人们组建秘密组织———汉冶萍兵工厂工人纠察队时,推举他为队长。工厂的地下党组织也帮助和培养他。不久,梁露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创立介休首个党组织 掀起工农运动新高潮

88岁的介休市史志办原党史研究员胡玉光介绍,1980年到1993年,自己从事《中国共产党介休县历史大事记述(1926.9—1949.9)》的编写工作,最终通过召开座谈会、走访相关知情人、赴档案部门求证、整理录音资料等成书,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记录了梁露同志1927年春至1928年春在介休一年来轰轰烈烈的革命活动。

“要讲梁露,必须了解当时的历史背景。”胡玉光强调。













《中国共产党的九十年》(中共党史出版社、党建读物出版社)、《中国共产党的三十年》(人民出版社)、《党史细节:中国共产党九十年若干重大事件探源》等资料表明,在京汉铁路大罢工失败后,中国共产党人意识到:如果不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结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党就不可能把中国革命引向胜利。因此,中国共产党决定联合孙中山领导的中国国民党,推动国共合作的建立。

关于建立统一战线的方式,党的二大曾提出两种设想:一种是国民党和共产党各自单独存在,实行平等的“党外合作”。另一种是实行 “党内合作”,即共产党员、青年团员加入国民党,把国民党改造成为各革命阶级的联盟。后一种方式由共产国际驻华代表马林倡议并得到共产国际的赞同。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党的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对国共合作的方针办法作出正式决定,决定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

“在第一次国共合作这个特殊时期,一些共产党员以个人名义参加了国民党,并以国民党员的身份公开活动。”胡玉光介绍,大约在1926年五六月份,根据中共北方区党委指示,中共太原市执行委员会(中共临时山西省委)在太原发展党员和共青团员。当年9月,在太原国民师范上学的张宗试、郝廷恩两名介休籍的青年学生在校加入共青团。两个人回到介休,张宗试又发展当地小学教员薛光仪加入共青团,3人成立共青团小组。1927年夏,在太原法政专门学校上学期间加入国民党的介休籍学生王潜庵以及在太原其它学校加入国民党的介休籍学生任士温、武振铭、刘祖仁等由太原回到介休,以王潜庵为首成立了国民党员登记处,召集登记国民党员。

据 《中国青年运动史》记载,1926年12月,中国国民党山西省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双方协商决定,在9名正式执行委员中,国民党方面5名、共产党方面4名;在5名候补委员中,国民党方面4名、共产党方面1名。山西国共合作的局面正式形成,推动了山西国民革命运动的开展。从1924年年底到1927年5月,山西广大青年在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领导下掀起了国民革命运动的高潮。梁露同志就是此时走上了历史舞台。

张成英介绍,曾与梁露一起革命、后担任山西省委委员的赵秉彝在其回忆录里提到,为了尽快创建开辟发展山西区县级党组织,山西省委向中央要人。当时中共中央驻地在武汉,武汉成为中国革命的中心,革命活动开展得轰轰烈烈。在中共中央的安排下,山西省委派遣人员在汉冶萍兵工厂挖到了介休籍共产党员梁露,动员他回山西搞革命活动。

据《中国共产党介休县历史大事记述(1926.9—1949.9)》记载,1927年春,中共临时山西省委(中共太原地执委)以山西省总工会的名义派遣工人共产党员梁露到介休开辟党的工作。梁露回到介休后,与共青团员张宗试、薛光仪等建立了革命关系,同时结识了国民党员王潜庵。梁露根据中共中央统一战线的精神,偕共青团员张宗试、薛光仪等一并加入国民党,帮助王潜庵组建国民党介休县党部并任县党部工运部长,以合法身份在介休开展党的工作。

1927年7月4日,在介休城内草市巷五岳庙,中国国民党介休党部(简称县党部)成立。县党部由11名执行委员组成,王潜庵为书记长兼组织部长领导县党部,梁露为工运部长兼县工协会主席,张宗试为农运部长兼县农协会主席,薛光仪负责小学教员联合会,甄桂英 (王潜庵的未婚妻)为妇女部长兼妇女协会主席,执行委员还有任士温、武振铭、米建海(女)、董增华(女)等。

梁露、张宗试、薛光仪等担任县党部执行委员后,与王潜庵等密切合作,积极开展工作,形成了介休的第一次国共合作,掀起了一系列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妇女运动的热潮。

———发动“倒马运动”。

为了发动群众,扩大影响,县党部成立后,首先在县城内开展“倒马运动”,同时在洪山、张良等村和坏村长算贪污账。劣绅马光清经常给县知事黄梃槐献劣策,群众对其恨之入骨。梁露、王潜庵、张宗试、薛光仪等人以县党部为基地,发动群众游行示威,并派代表到县衙门请愿,要求打倒马光清、打倒坏村长。同时,利用矛盾以马光清的名义在薛光仪主编的《介休自治周刊》上发表激进文章,致使马被逮捕。在洪山、张良等村,县党部发动农民和坏村长算贪污账,揭露了坏村长的罪行。在事实面前,县知事不得不撤换了这些村长。梁露、王潜庵等领导的第一次革命斗争取得了胜利,群众初步发动起来了。

———发动洪山工人罢工和农民运动。

1927年8月,梁露带领米建华(为梁做联络工作)等到达距县城东南12余公里的洪山村。洪山村自古以来盛产陶瓷、神香,传统的手工业造就了固定的和季节性的手工业工人千余人。梁露在洪山组建起陶泥、香业和水磨工协会,会员迅速发展到700余人。梁露领导工会会员和工人群众同作坊主展开斗争,要求增加工资、改善劳动条件、实行8小时工作制。作坊主开始不答应工人的要求。于是,工会组织工人罢工并组织起140余人的工人护维队(纠察队),每人手持一根棍棒。8月18日,抓捕了天成合香业主刘守礼、恶霸地主贾云海,将其押在福兴寺(下寺庙) 20余天,至9月21日斗争取得胜利,刘、贾等才被释放。

与此同时,张宗试深入洪山附近的张良、曹麻村一带,组织起农民协会,会员发展至800余人。张宗试领导农协会会员和农民群众向土豪、水霸展开斗争,要求减租减息,合理用水浇地。

在妇女解放运动中,梁露抓住一个反对封建婚姻的机会,发展壮大了党的群众组织。

介休有一个叫王瑶卿的女子,其母亲逼迫她嫁给静乐县警察局局长做姨太太。梁露借机发动介休女子高小学生同王母讲道理,强力反对封建思想。经过坚决的斗争,王母退还了对方的300元大洋,这门亲事就此作罢。借此东风,梁露以女高学生为主,在介休城内的草市巷高级小学简易师范班成立了妇女协会。妇女协会领导妇女为妇女解放展开斗争,提出:“要求男女平等、婚姻自由,反对买卖包办婚姻,反对打骂虐待妇女。”

随后,以梁露、王潜庵、张宗试、薛光仪4个人为首,把工协会、农协会、小学教员联合会和妇女协会联合起来共计千余人集队进城游行示威。队伍进城后,各小学男女学生加入游行队伍,浩浩荡荡,声势很大。梁露、王潜庵带领群众高呼口号:“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列强!”“打倒土豪劣绅!”“打倒贪官污吏!”介休地区反帝反封建的工农运动空前高涨。

1927年8月至9月,介休有千余名群众实际已在共产党人的领导之下。然而,梁露仍然依靠县党部开展活动,没有在运动中发展共产党员,建立自己的组织。

1927年10月,《中共山西省委总结报告》中提到:“此县(介休)过去只有团的组织没有党的组织,只有党的工作没有团的工作,现已由团里边介绍加入党X人,外加介绍X人。这个县非常奇怪,有800余农民、200多小学教员都在我领导之下,而不去发展同志,这是何等大的错误,现已去信纠正。”

当时,中共山西省委派李舜琴、阎林民夫妇二人到介休送信,予以纠正。根据省委指示,梁露立即介绍共青团员张宗试、薛光仪等转为共产党员,又介绍王潜庵等加入共产党,全县发展党员十余人。当年9月—10月,中共介休县委成立,梁露任县委书记。1928年年初,洪山村成立了中共介休第一个党支部,革命的种子在定阳大地发芽。

张成英说,介休党组织的建立与工农妇女运动在晋中最早最活跃,要得益于梁露同志宣传发动群众有力,也得益于省委的及时指导。

梁露同志在介休开展的工人运动,在山西工运史上写下了精彩的一笔。晋中市总原主席郭绍华在其所撰的《山西工运先驱梁露烈士早期革命事略》一文中这样评价:“梁露是中国共产党在介休建立党组织第一人,也是介休县工会组织的最早倡导者、积极的组织者、坚定的推动者和忠实的捍卫者。”

屠刀不泯永远革命志 舍生取义浩然气长存

革命是要流血牺牲的,革命具有长期性、艰难性、曲折性。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震惊中外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将屠刀对准了共产党员,中国的革命形势骤然间发生了逆转。

1927年6月,阎锡山就任北方革命军总司令,公开支持蒋介石的国民党右派。随后,南京国民党中央党部下令改组各省地方党部,国民党山西省党部的成员全部换上了国民党右派骨干分子。1927年7月,汪精卫在武汉召开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扩大会议,正式同共产党决裂,第一次国共合作全面破裂。紧接着,南京国民党中央党部通令在全国实行清党。山西省国民党党部立即设立了清党委员会,阎锡山发布通缉令,调动军警和特务从太原开始到全省城乡,大肆搜捕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

采访中,张成英强调,介休党组织建立时间是1927年9月,与“四·一二政变”相差数月。这是因为一是当时消息没那么灵通,二是山西党的活动还处于萌芽状态,影响力小。所以,梁露同志就把武汉的活动鲜活地搬过来,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之后就触动国民党的神经,两次派重要人物清党。

《中国共产党介休县历史大事记述(1926.9—1949.9)》记述了国民党在介休的两次清党历史。

1927年9月,国民党山西省党务改组委员会成员、山西黄色工会头目杨笑天来到介休活动。杨的主要任务是清党。然而,由于国民党山西省党部右派分子弄不清介休的真实情况,加上介休国民党中右派分子虽然对县党部领导人员不满,也明知一些执行委员是跨党党员、县党部是共产党人掌权,但他们怕工人纠察队用棍子打,所以不敢向省党部报告。因此,第一次清党失败,介休县党部依旧未动。

1928年2月,春节过后,中共山西省委在霍州召开扩大会议。会议决定,成立平(遥)介(休)等5个特委和两个市委,并将全省划为祁(县)介(休)等7个暴动区,计划在阎锡山政府预征民国十八年(1929年)钱粮时组织武装总暴动。会后,中共平介特委宣传委员赵秉彝(马林)遂即到达介休,与中共介休县委书记梁露接通党的关系。梁露介绍赵秉彝到洪山村张芝玉(张六根)家潜居。赵秉彝到介休后,向介休的党员传达了省委扩大会议的决定,领导群众制作了72把砍刀,计划夺取县公安队武装,而后组织介休地区工人农民开展武装暴动,夺取县政府的权力。

根据赵秉彝传达的省委决定,梁露召集张宗试、薛光仪、王潜庵等在城内小东街甄桂英家多次秘密召开会议,研究暴动问题。此时,有太原的两名学生用自行车带来若干个手榴弹,供介休暴动时使用。

暴动尚未开始,国民党又来清党。1928年3月,国民党山西省党部清党委员会派省党部候补委员苏一山偕赵守愚到介休二次清党。介休县知事张宴林为排除异己,积极配合苏一山清党,派出警察马队包围袭击洪山村。正在洪山村领导工农武装暴动的赵秉彝及洪山工协会组织的骨干分子梁三交等10人被逮捕,被押进介休县城看守所,数日后又被押解到太原国民党山西省党部清党委员会。1928年秋,山西省特种刑事临时法庭以所谓“阴谋暴动及宣传共产主义”的罪名判处赵秉彝有期徒刑18年,送到“山西省第一监狱”执行。洪山工协会的工人,除梁三交下落不明外,其余人员在一两年后都求保获释回乡。

梁露、张宗试、薛光仪等在洪山工人群众的掩护下撤离介休。

苏一山、赵守愚在介休城内草市巷县党部召集执行委员会议,进行清党。王潜庵到会后,发现会场外布置有警察,察觉情况不好,借口去厕所翻墙逃跑。当日,介休城四门戒严,张良村农协会主席马炳光闻讯后从顺城关水门逃出城外,未逃走的国民党左派有的受了处分,有的仍被扣押多日。国民党介休县党部被改组,右派开始掌权。1928年10月,中共临时山西省委成员汪铭到介休恢复党的组织,但因找不到一名党员,介休党组织未能恢复。

梁露在群众的掩护下撤离介休转战到陕西,几经周折终于在陕西与党组织取得联系,并受党组织委派到陕北的井岳秀部队开展地下工作。在井岳秀的部队里,梁露以士兵的身份深入军队,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宣传共产党的主张,挑选先进青年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但不幸被叛徒出卖,身陷囹圄。

由张成英主编的《绵山忠魂》一书记载了梁露同志为信仰而战、为信仰而死的人生最后时刻———在军事法庭上,梁露毫不隐瞒自己共产党员的身份。他慷慨陈词,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破坏统一战线、蓄意制造内乱的假革命嘴脸,斥责反动军阀残暴镇压工农运动的罪行。当法官利诱他投降时,梁露严词拒绝。1935年7月,梁露被秘密杀害于监狱中,年仅30岁。

【思考】

在那个白色恐怖的年代,在那段峥嵘岁月里,作为身处险境的中共地下党员,梁露这个名字不可能存在于任何纸质的档案里;同时介休早期的革命活动家都在大革命时期牺牲失踪了,隐蔽下来的王潜安也于1943年被日本人杀害。所以,寻找梁露同志弥足珍贵的雪泥鸿爪何其难也!他在人生最美好的年华英勇牺牲了,没有妻儿、没有亲属。但百年之后的今天,当我们寻找只有个位数党员的出发点时,后人还是记住了他如闪电般照耀介休大地的一生,并缅怀学习他坚如磐石的理想信念。这让人欣慰。

勿忘昨天的苦难辉煌,无愧今天的使命担当,不负明天的伟大梦想。让我们记住梁露同志,开拓我们的未来。

(注:梁露同志早年在武汉工作的工厂叫汉冶萍兵工厂,经查证,当时只有汉冶萍公司,或者汉阳兵工厂,并无汉冶萍兵工厂。关于这一点,介休市史志办原助理研究员张成英回忆,1990年,介休市史志办举行的老干部座谈会上,好像有两个老干部争论过这个问题,最后定为汉冶萍兵工厂。这一点有待进一步求证。)     (记者米俊茹


来源:山西工人报
(责任编辑:李晶晶)

 

     其它   首页 > 工运史话 > 山西工运史话  
 
   王振翼:工运战线播火人
   梁露:其如闪电耀介休
 
 
 
 

 

   
首页 | 关于我们 | 问题答复 | 导航地图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山西省总工会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东缉虎营1号 电话:0351-3085790
晋ICP备07000843号 copyright © 2005 www.sxgh.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ini

浏览总数